红色非公

    作为基层党建的重要组成部分,非公企业党建的经费问题越来越成为广泛关注的焦点。
    全国非公企业党建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同志特别强调,要加强经费、设施、场所保障,使企业党建有必要的工作条件。中办2012年12号文对非公企业党组织经费保障也有专门要求。围绕经费问题,各地八仙过海,探索也多。
    2014年12月5日,中央组织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三部门联合下发《关于非公有制企业党组织工作经费问题的通知》,这也是中央层面第二次就非公党建经费问题单独下文,再上一次是在1989年。在全面从严治党的背景下,为党建经费保障立规,无疑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风向标。
    自觉”一定有饭吃?
  豪盛集团公司党委,是浙江省衢州市第一个在非公企业建立的党委,自2003年7月1日成立以来,他们的党建活动扎实丰富。
  这个党委的活动经费很多时候是来源于董事长严春元的“大笔一挥”,这位董事长对企业党组织的活动非常支持。
 “不是每个企业都有‘严春元’,”对此,衢州市委党校金晓伟教授说,“依靠业主的支持来获得活动经费,这取决于业主对党组织的接纳程度以及业主与党组织负责人关系的亲疏,这会使党组织的政治独立性大打折扣,影响党组织的形象和地位。”
  广西省河池市东兰县委组织部韦清华对此也深有同感:“大企业应该没问题,规下企业就难说了。”缺乏有效的制度保证和政策支持是制约非公党建经费的重要因素。
  早几年前,江苏省委组织部曾就非公有制企业落实党组织活动经费做过专项调查,结果显示,财政保障、上级党组织党费返还和企业内部自筹,是全省大部分非公有制企业的党组织活动经费的几大来源。而党费返还数额有限,难以满足党组织开展活动的需要,企业内部自筹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为因素。
  曾任盐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俞军实话实说,现在许多非公有制企业之所以能够通过自筹等方式解决党组织活动经费问题,是因为大多数是改制企业,具有较好的党建工作基础,还保持着一定的工作惯性。但如果缺乏制度的保障和政策的支撑,这种惯性还能维持多久?
  与传统党建经费保障“衣食无忧”相比,包括非公企业在内的两新组织党建,是作为体制外的“新领域”,其经费问题一直以来是“老大难”问题。
     在人气火爆的“中国非公企业党建”QQ群里,“钱从何处来”成为不少非公企业党务工作者“吐槽”最多的问题。
     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明文规定:公司应当为党组织的活动提供必要条件。早在1989年1月6日,中组部、财政部就下发《关于企业党组织活动经费问题的通知》,提出企业党组织活动经费应按照中央组织部关于党费用途的规定,先由留用的党费中开支,不足部分从企业管理费中解决;党组织活动经费中从企业管理费列支的部分,编制年度预算,列入企业财务计划。
     2012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非公有制企业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试行)〉的通知》强调,加强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工作经费保障,并就税前列支、党费反拨、企业赞助等多渠道解决经费问题做过规定。其中特别指出,“有条件的地方,可对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工作给予必要的经费支持。探索采取企业赞助、党员自愿捐助等方式,多渠道解决经费问题”。党的十八大更是提出,创新基层党建工作,建立稳定的经费保障制度。
     虽然这些重量级文件中都强调了非公企业党建的经费问题,有的也提出了路径,但在操作层面上,却一直难以真正打开局面。
     “企业财务制度中没有专门的会计科目,党组织活动经费只能以行政办公经费、工会专项经费、职工教育经费、业务招待费等名目列支,支出渠道不畅且不规范,财务的管理和监督难度也比较大。”南京依维柯公司党组织负责人的这番话,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非公企业党建经费面临的共同难题。
     源头活水从何来
     2015年1月23日,福建晋江致和社工事务所支部如愿从晋江市委组织部申请到5000元经费。从打申请报告到拿到这笔钱,支部书记李婷瑜花了近两个月时间。
     年度党员大会、“新年心聚力”联谊、帮扶慰问街道低保户……经费审批表上,活动内容满满当当。作为一家非盈利性机构,如果没有市委组织部的“出手”相助,李婷瑜必定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为难。
     经费是许多小微企业党组织活动面临的一道坎。
     去年,江苏灌南县委组织部一项问卷调查显示,只有18.1%的企业党建经费较充足。企业党建工作经费既没有财政预算,又没有像工会经费一样的法律层面保障,短缺、不稳定、来源渠道窄。调查中,很多企业党组织负责人期盼能整合经费资源,拓宽投入渠道。
     有段时间,从事税务工作的小王也向记者透露自己的无奈,当地组织部门几次向她咨询“非公有制企业党组织运转经费在企业所得税前列支”事项,她只能遗憾地表示,党组织活动经费的扣除标准应由财政、税务部门明确。对于党委文件中的“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党组织运转经费,实行税前扣除”的比例和金额标准,目前没有上级财税部门的文件明确,所以比较难操作。
     “非公有制企业党组织工作经费主要通过纳入管理费用、党费拨返、财政支持等渠道予以解决。鼓励采取企业赞助、党员自愿捐助等方式,拓宽经费来源。”
     “非公有制企业党组织工作经费纳入企业管理费列支,不超过职工年度工资薪金总额1%的部分,可以据实在企业所得税前扣除。”
  这是三部门共同出台的《关于非公有制企业党组织工作经费问题的通知》的明确规定。
  这文件让各地一些多年探索的做法有了切实的依据。
  此前,不少省份关于党建经费都有自选动作,这些政策突破上的探索不容小觑。
  据记者了解,早在2005年,江苏省委组织部会同财政、国税、地税部门联合下发相关文件,核心内容直指经费怎么出的路径并合理确定计提比例。同样,浙江和辽宁地税局分别于2007年和2010年发布通知,规定非公企业党组织活动经费允许在发生年度据实税前扣除。
  另外,北京、吉林、广东等地还采取专项列支等办法,对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工作给予必要的经费支持。
  2015年是三大部门文件下达后的第一年,记者也听到不少好消息,四川、安徽、福建、浙江等省都准备出台专门的经费保障政策。
  办法总比困难多
  2014年6月30日,浙江温州瓯海经济开发区,“党建公积金”启动仪式上,首批募集启动金78.4万元。
  “党建公积金”由瓯海区委组织部、开发区管委会、开发区群团组织及各企业携手建立,旨在通过上级党费返还、本级财政投入和企业自愿预存的形式,积累公共资金,用于资助两新组织开展党建工作。
  “就像话费返还,企业预存1万元‘党建公积金’,用于党建的活动经费可以报销1.2万至1.5万元,最高提取预存额的150%。”瓯海开发区党委委员、副主任李新坚的比喻很形象。
  看得见的成果是,据2015年年初统计,经过半年运行,通过“党建公积金”的资金保障和竞争机制,开展各类党建活动已累计216次,是过去全年开展活动总量的两倍。
  浙江中环环境检测有限公司党组织负责人董长胜深有感触:“有‘党建公积金’,支部开展活动比较方便,可直接向‘两新’工委打申请报告,从‘公积金’里方便地支出这笔经费,能有效调动积极性。”
  温州市下一步的动作是:在试点基础上,出台“党建公积金”建设指导意见,在全市两新组织集聚的镇(街)、园区成立“党建公积金”。
  对温州试验,浙江省委“两新”工委书记庄跃成在全省“两新”工委书记会议上表示,要探索总结瓯海“党建公积金”做法经验,拓展两新组织党建工作经费来源,有效扩大经费效用。
  在今年5月召开的全省两新组织创建“和合共同体”、深化青春党建现场推进会上,庄跃成在讲话中又指出:“党建公积金”制度实质上推进了两新党建的区域协同。他表示,已对全省面上情况进行了调研分析,提出了一些具体举措,下一步将形成制度文件。各地要不断加大探索创新力度,多方式、多渠道统筹解决非公企业党建经费保障问题。
  鉴于普遍意识到的经费保障难题,各地都在进行着一些“实验”,期待能寻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好办法。
  在宁波鄞州区古林镇,有一个两新组织幸福党建基金。该基金以企业为主体成立,主要用于每年奖励两新组织党建工作中的各类先进。党建基金的管理依托本地商会,设立专户,由专人负责管理。
  表面上看来,党费奖补、党费返还、税前列支、财政预算、企业自筹等这些方式是各地普遍采取的措施,但其中的做法其实千差万别。
  以党费返还来说,安徽省南陵县的办法是“集中拨付、项目认领”。
  南陵县每年从留存党费中拿出10万元用于非公党建,并改变党费返还方式,将党费返还支部改为集中拨付非公党建联盟专门账户,所有经费由联盟统一管理。经费的使用则实行项目认领,由联盟会长单位轮流坐庄,申报党建活动项目,安排专项资金,分批组织会员企业统一开展主题活动。
  不同于南陵县,山东临淄的做法是,通过竞标的方式,将党建活动经费拨给思路好、经费少的非公企业党组织,实现经费的最优配置。
  “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所希望的,无非是直接、务实、管用的。”来自东方控股的霍春利对此比较乐观。
  发挥实质性作用是“硬道理”
  国智9号创意街区是目前温州市最大的文化创业园。2014年6月,这里成立创意街区联合党支部,青春、朝气、富有创意成为该支部的代名词。
  “都是新兴产业,年轻人搞活动喜欢玩创意和时尚。”支部在成立当天就预存“党建公积金”1万元。
  有了经费,年轻人的积极性来了,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发起“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并开展义卖募集公益基金,为抗战老兵送去关怀。此举大大提升了支部的吸引力和凝聚力,也为创意园掀起了一股红色文化。
  “我们探索‘党建公积金’制度,也是为了倒逼党支部书记组织开展活动,倒逼企业主重视党建工作,倒逼上级党组织深入谋划两新党建工作。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为了实质性作用的发挥。这是非公党建的生命力。”温州市委“两新”工委书记、组织部副部长滕荣权说。
  经费的保障说到底还是为了让两新党组织发挥实质性作用。这是记者采访中听到最多的声音。
  在非公经济发达的福建省晋江市,晋江市委组织部工作人员洪肇堆告诉记者:“在我们这,经费缺口问题会小得多,可以说‘不差钱’,但‘有钱不能任性’,必须花在点子上,确保实效。”
  据介绍,在晋江,市委组织部每年从留成党费列支50万元专门拨补两新组织开展活动,每个两新组织每年可以申请3次总额不高于3万元的经费补助。但这个经费一般而言要在企业搞完活动之后才给,目的就是为了监督“活动是否真的发挥了实效”。
  “我们发现,不少企业嘴上喊经费没有,其实是因为党务工作者并没有用心去设计一些活动和载体。”小洪说。
  在“中国非公企业党建”QQ群里,宁波博威集团党委专职副书记董国福关于党建经费如何花,有着自己的理解。“我的原则是,努力节省每一分钱,让所有的花费都产生效益。党务经费还是在于非公党务的价值。”
  有时候,不花钱照样可以把党组织活动搞得有声有色。  这是吉利集团党委副书记封飞行最愿意分享的心得。这位营销出身的书记告诉许多来参观的人,吉利党组织活动全年度不间断,热烈而丰富,但花费却很少。
  “以开放的姿态做党建。把你的资源对大家敞开,大家的资源也会对你敞开。资源整合了,搞活动根本不花钱。”吉利常年与所在社区、街道以及一些高校、企业互动密切,党组织活动全年度不间断,封飞行的理念是:“活动不需要高大上,不要看不上小活动。能让党组织有活力就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