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工话题


看着2016年的考核结果,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生机镇党委书记赵仁祥想不通,“我们迎接检查的资料做得这么好,为什么得分这么低?”原来,大部分工作,落实得怎么样,考核组早就掌握了。考核组工作人员告诉他,做“纸面功夫”没有多大价值。

把做过的工作记下来,把做出的成绩总结好,一方面便于查漏补缺,扬长避短,把以后的工作做得更好。另一方面,也是迎接检查的第一手材料,这本身没有错。但如果纯粹为了迎接检查而下“纸面功夫”,那就是“材料政绩”。其写材料的时间可能会在做工作之前,写材料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更好工作,而是为了给检查“插花”。拿这样的“纸面材料”迎接检查,得分岂能高?注定功亏一篑。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无论是“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的庄稼人,还是让蛟龙潜水、天宫奔月的科学家,无不是靠实实在在的工作,靠“撸起袖子加油干”。善做“纸面功夫”的人是将工作本末倒置。

“纸面功夫”危害巨大。一些地方和部门在工作中,总是喜欢把说的当成做的、把规划当成现实、把思路当成成绩,等等,用总结材料“包装”工作实绩。工作刚刚开展,就急着总结成果、鼓吹宣传,甚至出现了“兵马”未动、“材料”先行的现象。一些干部平时工作出工不出力,把精力用在编写材料上,把希望寄托在材料上,工作不是努力努力再努力,而是在总结材料上修改修改再修改,俨然把杜撰材料当成了平时的工作。

“纸面功夫”之所以能大行其道,有评价机制不科学的原因,更有干部花拳绣腿,不崇实干、只尚空谈的原因,归根到底还是懒政的结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终结“材料出政绩”“迎接检查资料做得好可以得高分”的旧习,还得大力扭转工作作风,让工作“实”起来。首先,检查、考核要重在平时,凭业绩,不再是过去那种只重视“半年总结”“年终总结”,坐在办公室只看材料说话。其次,坚决对“材料政绩”说“不”。工作好不好,不能仅靠材料说了算,装裱得再好的材料,也要看是否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唯有把功夫花在具体工作上,做出实实在在的成绩,有沉甸甸的干货当“骨架”,这样的材料才“中看”,才能得高分。


原文载于《中国纪检监察报》2017年8月9日

作者:李长安